2007/8/25
,朋友來幫我按摩,說我滿頭的筋結,算是她練習的案主中前三名嚴重的。還順便得知,我有情緒壓抑過當的問題,壓力找不到出口,負面情緒不懂得如何紓發。嗯,聽起來似乎有點嚴重,但我依舊頂著脹痛的腦袋過日子,不管它。(向身體說對不起,我沒有好好善待過身體這個神聖的廟宇)



2007/10
月起,我開始上西藏心瑜伽的課程,上課時不時都要靜坐一下,老師苦口婆心要同學回家多靜坐,我沒放心上,皮皮地過了一個月。11/9的晚上,福至心靈地想說來坐一下,我畢生的第一坐,三分鐘,就暴躁地下坐了,當然什麼都沒感受到。又過了兩天,想說再試一下,這一坐,二十五分鐘左右,過程中,整個人輕晃著,之後,身體僵著,手腳發麻,直到雙盤的腳踝痛到不能再忍,我才下坐。接下來每一天,時間一到,我便會乖乖地盤起雙腿靜坐,靜化呼吸法做完,把注意力放在觀呼吸上,然後放空。三十分、四十分、五十分……,我感受身體的各種反應、變化,有時我的臉會不停的抽動,身體會不由地輕晃旋轉,或者在每次的吐氣時,我能感覺到一陣陣麻似電流的「什麼」流淌過臂肘到掌心,接著,又發現腳底的湧泉穴,也會隨著吐氣而發熱,還有閃過腦海的一些奇特不可解的畫面,當然還有每坐必定不缺席的腳踝大痛。許許多的反應,真是族繁不及備載。


透過靜坐,我孤獨地、完整地跟自己相處,感覺到這副身體的脈動,懵懵懂懂地意識到內在似乎有股神秘強大的力量,因為未知,我不免感到一些畏懼。但那隱約的害怕並不足以教我放棄,因為我體驗到靜坐的神奇,不到一個星期,我腦袋的脹痛消失了,多神奇!每天洗頭時必備的疼痛感,忽然不來找我了。透過靜坐,我能將那些真是殺人無形的負能量解消掉。每一天、每一天,我也覺察到,情緒的波動愈趨平緩,有時形似動怒,但心裡卻覺得那憤怒像隔著一層膜,因而很容易過去。我喜歡上這些改變。
來到了強生老師的門下,每星期一堂的經絡禪心課,教我更認真看待靜坐這件事。之前雖然每天一坐,但心態上卻有些閒蕩、瞎晃似的,而現在,也許我能透過老師找到那道門,或者說是,老師能為我指出通往那道門的一條路徑。我期待中。並且,很感恩。 【禪心班學生 mewo

創作者介紹

強生老師-師生趣記

e9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